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28年前,农妇耕地挖出34克钻石,27万卖给国企,为何遭法院传唤?

2022-12-08 22:30:13 1771

摘要:阅读此文前,请动动手指点点右上方的“关注”,后续我们会为您带来更多优质内容,方便您及时阅读,感谢您的支持。古语有云: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普通百姓往往希望能获得意外之财,来改变生活与命运。1994年,山东农妇魏元红就遇到了这么一次“意...

阅读此文前,请动动手指点点右上方的“关注”,后续我们会为您带来更多优质内容,方便您及时阅读,感谢您的支持。



古语有云: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普通百姓往往希望能获得意外之财,来改变生活与命运。

1994年,山东农妇魏元红就遇到了这么一次“意外来财”——她在自家田中捡到了一块重达34克拉的天然钻石!

魏元红一家因此开心不已,小心翼翼保存着钻石的同时,也在积极寻找买家,想要赶紧变现。

但事件的走向,令人始料未及。

魏元红如愿将钻石以27万的高价卖给了当地一家国企,一叠叠沉甸甸的现金交到手上时,渴望的新房子、富裕人生,仿佛在向她招手。完成交易不久,一纸传票也送到了手中。

轻飘飘的一张纸,撕开了她的平静生活,也打碎了她即将成真的美梦。

意外来财,并非人人都能将其紧握手中。

一场官司终结暴富美梦

1994年5月末,山东省郯城县沙墩乡小棠村的魏元红还没出门,就在家中接到法院工作人员的通知——她被起诉了。

魏元红一头雾水,自己从来没有做过什么犯法的事,怎么会被起诉?

随即她叫上丈夫陈怀明一起赶到法院,这才发现起诉方不是别人,正是此前有过接触却没有达成交易的803大亚厂,原因是前段时间才卖出去的钻石。

魏元红看着对方以“收取定金却不履行合同”的名义将她告上法庭,又羞又恼:“我什么时候收过他们定金?

对于803厂说好买卖不成仁义在反手却起诉自己的行为,并且还是莫须有的控诉,她十分不满。

魏元红还没有得到解释,账上的27万就被法院冻结,买家701厂也牵涉进来,厂长赵玉国被羁押,买进的钻石暂存于法院。

她被这一系列变动打得措手不及,等到开庭了,两方对峙,才总算明白原由。

原来是陈怀明的叔叔陈志俊前往803厂议价的时候,私自收了一万元定金,与厂方达成了口头协议。

然而当法院传唤陈志俊后,他反驳了对方的说法。

回忆起当时,陈志俊愤愤不平:“本来我带着诚心去,他们称重时搞小动作,我立刻就打断了议价,这些陈怀明夫妻俩都知道。

那一万块钱对方走的时候非要塞给我,我追出去已经找不到人。钱我一分没动过,合同自然也没有签。”

在厂方出示的合同里,果然没有有效签字人。

事情进入胶着状态,此时还有一个人也在不停地叫屈,他就是无辜被牵扯进来的赵厂长。

他在庭上出示了一系列手续,证明自己与卖家之间的交易合法合规,得到了法院的认可。

原告被告双方争执不休时,当地政府突然出现在法院,摒弃两方的各执一词,直接宣告了魏元红私自卖出钻石是不合法行为。

据《民法通则》所述:“所有人不明的埋藏物、隐藏物”属国家所有。

而《矿产资源法》里也清楚地提到:“矿产资源”属国家所有;侵占破坏矿产资源是违法行为。”

法律规定摆在那里,买卖双方都哑口无言。

魏元红这一场猝然终结的美梦,都要从一个月前说起。

田中意外挖出钻石

1994年4月28日那天,魏元红一早拿着锄头出门,来到自家田地准备将地里的杂草铲一铲,方便之后种植农作物。

她时年37岁,是一位地道的农妇,一辈子踏踏实实地守着一亩三分地,日子过得平淡如常。

可今日的她做起活来明显心不在焉,手上木然地除草松土,心里却沉甸甸地压着块大石头。

都说一文钱难倒英雄汉,更别说普通人了。

她与陈怀明养育着一儿一女,又到了学校收费的日子。

一家四口守着几亩薄田,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勉强温饱。家里的每笔支出都是精打细算,哪有什么积蓄来应付学校突如其来的收费要求。

虽然夫妻俩是农民,但对教育重要性的认知在他们心中根深蒂固,无论如何也要支持孩子的学业,只能咬咬牙交清了钱。

孩子开心了,可魏元红与陈怀明开心不起来。这笔钱缴纳后,即将到农忙时期,需要添置农用物品,也需要维持家用,从哪里去填上这笔空缺?

魏元红锄着地,连连叹息。看着脚下不见头的土地,无比渴望此时能够有一笔横财从天而降,来替她解决眼前之忧。

她脑子里想着,手上的锄头却发出了一声与硬物碰撞的脆响。

魏元红停下手中的动作一看,锄头下是一块浅茶色的小石头,大拇指大小,通体呈不规则状,表面带着凹凸不平的泥层。

就是这个小东西,和锄头硬碰硬发出的声音。

她赶紧拿起锄头检查了一番,发现锄头边缘竟被嗑出一小块不明显的缺口,俯身将这块硬邦邦的小石头捡起来扔到了田坎边。

经过这么一遭,魏元红收起担忧,认认真真翻着土。

一转眼一上午要过去了,田地锄了大半,她累得大汗淋漓,坐到田坎边,拿起水大口大口喝了起来。

日头明晃晃地照耀着,不知哪里来得亮光在她眼前闪了一下。

魏元红有些奇怪,附近都是土地,哪里来的光?

她环顾四周,发现光芒来自对面田坎上熟悉的东西——刚刚险些嗑坏锄头的茶色石头,被锄头磕掉的缝隙里,正闪烁着刺眼的亮光。

魏元红赶紧跑过去捡起石头,细细端详了一番,脑海里不自觉出现一个大胆的猜测。

她将石头揣进兜里,佯装平和地继续劳作。

这一天过得无比漫长,终于到了傍晚,她飞奔回家,关上门窗,将石头泡在水里仔细清洗。

许久,她匆匆跑到陈怀明面前,强忍激动地说道:“我们可能要发财了。

累了一天的陈怀明以为妻子在说笑,不以为意地说:“你捡到钱了?

魏元红将清洗得干干净净,露出晶莹剔透内质的“小石头”放在他面前。

“捡到钱要还给失主的。但是捡到这个可就是我们的了。”

在陈怀明讶异的眼光里,她悄声问道:“你看,这个是不是钻石。

陈怀明看着眼前通体澄澈的小石头,意识到她不是在说笑,而当地由来已久的传闻真的在他们手里印证了。

普通人捡到亮晶晶的小石头,大多数会将其视作玻璃活着别的人造晶石。

然而对于临沂沂沭河流域的居民来说,他们清楚地知道自己就住在钻石矿上。

临沂的钻石资源之丰富,二十世纪初期就已声名远播。

据专家估计,临沂这片土地下蕴藏的钻石资源超过1235.3万克拉,一旦开采,带来的价值难以估计。

因此,临沂被称作“中国金刚石之都”。

全球稀有的超过100克拉的钻石不过20颗,其中就有5颗产自临沂,可想而知当地未被发现的钻石还有多少。

钻石越大越珍贵,该地发现的常林钻石估价已至100亿。

所以,魏元红能捡到钻石,其实也不算意外。

几番估价,预定交易

陈怀明将清洗干净的石头放在手里反复把玩,心中七上八下,既希望它真的是钻石,又怕自己白高兴一场。

许久,魏元红想到听来的传闻,犹豫着说:“听说钻石很硬,我们试试看。”

说着,两人拿来菜刀,对着光洁的石头表面切割了几下,石头毫发无损,仍旧光滑如新。

夫妻俩忐忑的心,又燃起几分希望。

第二天一早天不亮,陈怀明揣着石头搭上了去县城的车。他要找人鉴定,这块石头到底是什么。

但他浑浑噩噩地期待着如果是钻石,卖掉了应该能卖不少钱。一百块?几百块?

在陈怀明心里,捡到钻石能抵半年收入就谢天谢地了,丝毫不敢想象钻石的价格是以“万”计。

来到县城的陈怀明在街上兜兜转转,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走进一家珠宝店,他这辈子都没有想过会踏入这里。

不大的店面只有店主一人在,见陈怀明满脸局促,不像是买家,才询问他有什么事。

陈怀明缓了一下,向店主说明自己的来意。本以为对方会不屑一顾,没想到店主先是询问了石头的来路,在他解释过后,将他带到内室,接过带着体温的石头鉴定起来。

许久后,店主告诉陈怀明这确实是钻石,有34.69克拉重,保守估计价格在20万以上。

看着陈怀明满脸震惊,店主突然说道:“你卖给我吧?

陈怀明还没冷静下来,直接拒绝了店主的请求,拿过钻石藏好,赶忙回了家。

魏元红知道石头很值钱后,同样合不拢嘴。这价值远远超过他们的估计,如果卖出去,不仅他们能不再为钱发愁,下半辈子完全可以过上富足的生活。

两人一经合计,准备悄悄将钻石卖出去。他们很明白财不能外露,并未告诉任何人这件事。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魏元红捡到钻石的消息不胫而走,想来一探究竟的人络绎不绝,劝他们上缴国家的人也不在少数。

夫妻俩不胜其扰,只想赶紧将手里的钻石卖出去。至于上交国家,他们从未想过,多年来在贫穷中挣扎的家庭,唯一希望的就是靠着这笔横财,改善生活。

况且他们也从各方面了解到,当地政府对于这种捡到珍贵矿物转手卖出去的行为是没有明令禁止的。

因为地处金刚石脉上,临沭县与郯城县是国内钻石贩子常来之地,背后的原因不得而知。

就在他们苦思冥想寻求买家时,买家自动上门了。

首先到来的是701矿临沂金刚石工具厂的厂长赵玉国,看过钻石后他十分满意,表示愿意出27万将钻石买下来。

这家厂是国有企业,常年在各地对钻石进行买入和加工,临沂境内无人不知,且信誉良好。

陈怀明夫妇被这个近乎天文数字的价格惊到,差点要答应下来。最后陈怀明忍着激动,对赵玉国表示要考虑一下。

赵玉国没有纠缠,反而很理解他的心思,临走前对他说道:“我出的价肯定不是最高的。但是我以信誉向你保证,比起任何人,你卖给我是风险最低的。”

陈怀明夫妇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他们思考要不要卖时,另一家名为“803大亚金刚石开发公司”的企业又找上门了。一番寒暄后,开出了30万的价格。

三万的差价,放在当年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陈怀明夫妻俩动摇了,又希望稳妥又希望高价。于是他们找来了魏元红娘家的弟弟与陈怀明自己的叔叔从中周旋,看看最后卖给哪家才能获得最高价值。

钻石持有者还在犹豫卖哪一家,政府也闻讯而来,游说他们将其上交给国家。

他们拒绝了,政府没有强制要求,毕竟强扭的瓜不甜,日子又回到左右挑选的时候。

不久,陈怀明的叔叔气呼呼地带来一个消息,803厂不靠谱,明明是34.69克拉的钻石,他们却只称出29.69克拉,明显有猫腻。

还未达成交易对方就如此不诚信,这彻底打消了陈怀明夫妇把钻石卖给它的念头,当即决定将钻石以27万的价格卖给701厂。

得到消息的赵玉国也不含糊,5月23日带着现金和合同,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买下了这颗珍贵的天然钻石。

一个月时间,魏元红寝食不安的心,终于在签下合同的一瞬间落到实处。当钱存进银行的时候,她忍不住开始幻想美好的未来......

可这样的愉快,仅仅延续了几天,麻烦就来了,她被告上了法庭。

庭审最后,法院作出如下判决:钻石上缴国家,释放赵玉国。魏元红退回买家701厂27万的款项,陈志俊退回803厂1万元的款项。这件案子产生的诉讼费,由三方一起承担。

案件的判决结果让魏元红心如刀割,别人捡到钻石能够改变人生,自己捡到却被说作违法,还白白搭进去几千元。

夫妻俩越想越不服气,提出了上诉。可二审维持了一审判决,这才让她彻底打消了希望。

不过,这款钻石的价值确实不是小数目,郯城县政府出面奖励了她三万元。

与27万相比,天差地别。然而魏元红被折腾得心力交瘁,只能接受。她用这笔钱付清了诉讼费,结余存进银行,作为孩子教育的资金。

兜兜转转,魏元红夫妇早已忘记最初的时候他们的预期,不过是一年或半年收入。

见过巨款的他们遗憾27万变3万,还吃了场官司,也不得不打消了一夜暴富的梦。

对此,大家有什么看法,欢迎在评论区留言讨论。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