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钻石需求跌至2009年来最低!全球三大钻交所关门

时间:2022-12-08 21:36:15 | 浏览:855

“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这句诞生自数十年前的经典广告词,在深入人心的同时,也奠定了宝石之王——钻石的行业地位。如今,钻石已成为千禧一代的求婚标配。尽管半个多世纪以来,钻石饱受“唯一元素就是碳,与人造金刚石别无二致”等质疑,但丝毫没有阻挡

“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这句诞生自数十年前的经典广告词,在深入人心的同时,也奠定了宝石之王——钻石的行业地位。如今,钻石已成为千禧一代的求婚标配。

尽管半个多世纪以来,钻石饱受“唯一元素就是碳,与人造金刚石别无二致”等

质疑,但丝毫没有阻挡它的价格一路向上。然而,2020年伊始,突发的新冠肺炎疫情却严重影响了曾经坚不可摧的钻石行业:国际GIA机构停业,纽约、以色列、比利时全球三大钻交所关门,印度钻石矿场20万工人离开。

Rapaport集团预计,今年,全球原石产量减少约2300万克拉,市场需求跌到了2009年以来的

最低谷。“3月成品钻出口均价下跌33%。”钻石行业资深观察人士朱光宇告诉记者,“在钻石行业,哪怕是个位数的下跌都能引起震动,这势必会让不少公司关门。”

日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了多位钻石行业资深人士,并实地走访国内钻石零售店,以求还原疫情对钻石产业的冲击,以及钻石价格下跌,消费者能否买到便宜钻石。

市场:一季度销售惨淡,有商家交易量为零

今年初,资深珠宝人傅强的公司接了开年后最大的一单,有客户预定了一颗1克拉多的红钻,价值数百万美元。春节前,傅强把这颗钻石送往美国纽约GIA进行鉴定、制证,结果遇到了疫情。“现在整个纽约都瘫痪了,证书做不出来,钻石也拿不回来。”傅强无奈地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在钻石行业浸淫10年的傅强,曾在南非约堡钻交所学习、工作,并在内地和香港都开设了钻石公司,熟悉钻石产业链上的每个环节。谈及当前的状态,他坦言,“钻石的低谷不知道还要持续多久”。

而对处于产业链中游的钻石贸易和加工企业来讲,疫情带来的冲击远不止于此。

“虽然每年前3个月是钻石行业的淡季,但销售量仍占据全年的15%~20%,而今年一季度大家什么都没卖出去。”傅强感叹道,有的钻石商交易量甚至为零。

为何钻石交易额会是“零”?傅强进一步向记者解释:“很多公司都是这样的,即便我们有不少顾客的订单,但现在货发不过来,无法跟客户完成成交,肯定是不能计入本季度的销售额的。只能延后,放到下个季度来计入。”

因此,对傅强这种以钻石贸易为主的“中间商”来说,全球三大钻交所关闭,全球钻石物流阻断,意味着货源受到严重制约。

从国外订的货发不过来,已经接到的客户订单面临“流产”,现金流成为钻石贸易公司的生命线。记者采访中得知,有部分以钻石定制为主的小型工作室,已抵不住疫情的重击,率先倒下。

傅强的公司此前接到的60多个1克拉左右的钻石订单,也因为物流原因,无法收到原石。“1克拉按3万元的成本计算,200万的销售额没了。”傅强称,如果不尽快恢复正常,势必会出现违约,因为大家只能把收的款退给客户。

傅强还向记者表达了自己的担忧:在此过程中,肯定会出现一些钻石企业不退钱给消费者、卷钱跑路的情况。

钻石贸易的正规军都因疫情,导致百万销售额在一季度消失,而鱼龙混杂的杂牌军,只能被市场无情地淘汰。傅强透露,不少缺乏资金实力的小企业已经退出市场。“前几天,我联络了几个做人工钻石的公司订货,但他们说已经不做这个行业了。”

早在2005年就进入钻石行业的朱光宇也表示:“很多中小型钻石企业专注于卖货,缺乏品牌方面的考虑,遭遇疫情就只能把自己的利润一压再压。但无论怎样控制成本、压低利润,也只能在一段时间内活下来。”

企业:供应商库存积压,有矿业公司申请破产

“全球四分之三的钻石原石通过合约形式销售,当下物流阻断,原石无法到达中游厂商,而上游也饱受库存积压之苦。”朱光宇指出,仅在印度,就有价值15亿~20亿美元的钻石原石库存和价值50亿美元的成品钻石库存积压。

而在全球范围内,钻石市场看似庞杂,实际上,在产业链上游的钻石供应商都被几个头部企业控制着,加拿大矿业公司Dominion Diamond Mines算是其中之一,但就在4月下旬,该公司正式申请破产保护。而英国矿业公司Firestone(费尔斯通),则直接选择退市。

《2020年一季度全球钻石行业报告》认为,今年一季度,钻石国际贸易额下降了一半,其中二月份同比下降率高达75%,大量钻石公司让员工“回家”或“被迫度假”。其中,以色列是钻石行业遭受打击最大的国家。

Rapaport集团预计,今年,全球原石产量将下降16%左右,约减少2300万克拉;产值则下降29%左右,跌到约86亿美元。

另据《2020~2026年中国钻石产业发展态势及未来前景分析报告》,2019年全球钻石产量较2018年提升了200万克拉至9100万克拉。这意味着,受疫情影响,2020年全球钻石产量或为6800万克拉,一下子跌回到2013年的水平。

“现在所有的矿业公司都在放缓开采进度,业内估计整个钻石行业未来三年的供应量会减少10%~15%,其中会淘汰一大批中小型矿企。”朱光宇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上游那些债务问题严重的中小企业,如佩特拉钻石,当前的负债是6.5亿美元,也许会被淘汰,至少要缩减规模。”

在朱光宇看来,中小型钻石矿业公司,最大的问题是沉重的债务危机。当疫情袭来,全球钻石行业按下暂停键,债务沉重的企业,自然难以为继。“现在的局势下,只有头部企业能确保熬得过来,因为他们的容量大,投资方的产业更多元化。”

而具体到国内,形势同样不容乐观。启信宝数据显示,截至6月6日,全国共有81962家钻石业务相关的公司,其中存续的65210家。2020年1月1日以来,共有1388家企业注销、吊销、清算或停业。

钻石行业分析师保罗·齐尼斯基(Paul Zimnisky)报告显示,中国钻石珠宝首饰的消费量大概占全球的15%。面对疫情,处于钻石产业链中下游的中国厂商,也需要艰难求生。

消费:六成经销商降价销售,消费者捡不到便宜

“国际钻石的物流,在3月底就停止了,无法邮寄新的钻石到中国,一颗都没有。”傅强无奈地表示,“虽然大型矿业公司在5月份开始陆续发货了,但没有复工。目前是每一周或每两周发货一次。海外疫情依然严重,印度孟买和苏拉特,包括比利时安特卫普的办公室都还是封锁状态。”

而中游环节无法正常采购,也会给依靠贷款采矿的上游矿业公司造成沉重打击。“现在国内钻石订单基本积压在印度,货发不过来,受影响的不止我们一家,还有成千上万家公司,大家都心急如焚。”傅强说。

更让业内人士意想不到的是,42年来每周发布的《Rapaport钻石价格表》(国内俗称“国际钻石报价表”),因为担心钻石价格下调严重,居然破天荒地停更了。“停止发布,我认为肯定是不理性的,既然作为钻石行业的风向标,无论市场涨跌,还是应实事求是地报。”傅强说。

因此,钻石价格下跌成了一个不争的事实。

“未来6个月到12个月,会出现大量逢低买进的情况,因为有部分钻石矿业公司被迫通过转移过剩库存来产生现金流。”专门进行钻石定制生意的谭女士告诉记者。

据Edahn Golan 调查,62%的钻石商选择低价出售以获得现金流。

数据显示,阿罗莎、戴比尔斯的钻石价格分别下跌了17%和20%。与此同时,据比利时方面数据,3月成品钻出口均价下跌33%。“对于钻石行业而言,哪怕是个位数的下跌都能引起震动,这次高达1/3的跌幅,想必会让不少公司关门。”朱光宇表示,在经历一股“倒闭潮”后,未来钻石行业很可能进入一个“缺货期”。

在成品钻进出口暴跌的同时,原石价格也不容乐观。钻石行业分析师保罗·齐尼斯基(Paul Zimnisky)分析认为,原钻均价跌幅在10%左右。

终端减少15%的需求量,会带动零售公司减少33%左右的年采购量,由此引发的是中游(切磨工厂)减少60%的原石采购,从而让矿业公司的产量减少70%左右。

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实地走访I do、LOVE&lOVE等多家钻石店铺后,发现钻石虽有不同程度的折扣,但价格并未出现明显降价。

为什么原钻价格都跌了,消费者还是买不到便宜的钻石呢?对此,多位钻石行业人士均向记者表示,钻价降了肯定是利好,但这只是对中间商的利好,却不会贱卖给消费者。

“我们虽然拿到的原钻价格低了,但不会降价卖给C端。”傅强坦言,钻石市场的整个价值已建立起来了,一克拉钻石卖多少钱,50分卖多少钱,“我们是不可能轻易降价,即便源头市场降价了,我们也不会。”

傅强进一步向记者解释:“结婚钻石市场是刚需,疫情让不少人的婚期延后,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