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与母公司割席?钻石品牌IDo借加盟商复活,员工:炫富搞营销,却没钱结欠薪

2023-03-04 07:10:49 758

摘要:挣扎在生死边缘的I Do,似乎“原地复活”了。春节期间,I Do官方在微博、微信等平台宣发“I Do六合黄金系列”产品,并在广州、宁波等地开设了五家新门店。而在各大资讯平台,仍能看到“I Do钻戒新品上市”的营销广告。此外,九派财经注意到,...

挣扎在生死边缘的I Do,似乎“原地复活”了。

春节期间,I Do官方在微博、微信等平台宣发“I Do六合黄金系列”产品,并在广州、宁波等地开设了五家新门店。而在各大资讯平台,仍能看到“I Do钻戒新品上市”的营销广告。

此外,九派财经注意到,I Do母公司恒信玺利某管理层人员曾在新春伊始发布朋友圈“I Do加盟商和员工到底有多霸气”,配图是门店店员手拿百元大钞的照片。

此时,距离恒信玺利被申请破产重组,仅仅不到一个月。

1月4日,I Do商标持有人恒信玺利新增破产重整信息,申请人为北京艾贝利特服装服饰有限公司;五天后,恒信玺利的股票也因启动预重整程序停牌;1月20日,恒信玺利及其子公司,因多起合同纠纷案,其四个主要银行账户余额被冻结,合计700余万元。

公司经营问题则在更早之前波及到底层员工。曾有多名I Do钻戒员工向九派财经爆料,称公司已经欠发员工薪水数月,且2022年上半年有超过三成员工被裁。更有员工直言,已有8个月未收到薪水。

一边是账户被冻结、员工薪资迟迟未发,另一边则是搞营销拓展业务、核心管理层炫富,I Do真实经营情况究竟如何?新品上市期间产生收益又去哪了呢?

九派财经调查发现,I Do目前已将多家直营店出售给加盟商,和母公司恒信脱离了关系,卖不出的直营店则直接粗暴闭店、遣散员工,以减少开支。与此同时,I Do还注册新运营公司服务加盟商,并要求加盟商将款项汇入新公司。

对此,有员工向九派财经表示,I Do管理层算是玩了一手金蝉脱壳。“留下I Do这个牌子,剩下母公司被冻结的资产和一身官司,高管玩消失、赔偿协议玩套路,百家直营门店以及总部员工工资却无法结算。”

【1】I Do≠恒信玺利?

目前来看,I Do将母公司恒信玺利和品牌进行切割的意图已经十分明显。

据北京商报报道,北京地区大部分的I Do门店正陆续被一家名为鼎吉(大连)的品牌运营管理公司收购,后者正是I Do母公司恒信玺利的加盟商。据恒信玺利2021年财报,鼎吉在其在5家主要客户中销售额排在第一位,为恒信玺利贡献了1.34亿元,占总销售额的5.8%。

另有I Do员工在接受猎云网采访时表示,“12月底恒信玺利直营店转加盟,卖不掉的就变相卖掉、闭店,整个公司现在就是一个轻资产的运营模式。”

恒信玺利2021年报显示,截至报告期末,公司自有直营门店数量99家、联营门店数量39家、加盟商店铺数量577家。2022年8月,关于销售费用的减少,恒信玺利在2022半年报中透露,部分直营门店转加盟商经营,导致租赁费、物业管理费、水电费等有所减少。

“截至2023年2月1日,恒信玺利139家分支机构仅剩14家。”经秦玟向营运中心在职同事了解到,恒信玺利已关闭或转卖了所有直营店,目前I Do品牌应该没有直营门店了。

在品牌传播方面,I Do也力图与母公司恒信玺利的负面消息撇清关系。

小红书APP上,多名I Do加盟店一线员工发文打假“I Do 破产”消息。有员工称,I Do全国门店正常营业,员工工资也没有出现拖欠情况,只是竞品在误导消费者,恒信玺利破产重组是为了I Do品牌得到更好的发展。

同时,I Do(北京SKP店)员工也表示,恒信玺利的相关事件和门店没有任何牵扯,不对门店的销售流程产生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一线导购员的说法,都来自于同一套话术体系。九派财经了解到,I Do某业务负责人曾在东北大区店长、运营工作群聊中发文,称近期接到顾客或所在商场、友商咨询、打探I Do母公司恒信玺利"破产重整’的新闻,要求各加盟店的一线导购,在各自小红书账号发起主动笔记和评论区回复,并称一会儿会发参考笔记及核心话术。

该负责人还声明,公司此次并非破产清算,而是进行资产及业务重整,借助疫情结束,有效解决三年疫情对公司业务造成的影响和冲击,使公司和品牌重新走上正轨。

“加盟商出于效益的考虑也不会将消极动态传递给一线员工,不到最后一刻不会拖欠店员工资,再加上店员认知到个人和品牌是利益共同体,维护I Do品牌是非常正常的事。”I Do前员工秦玟告诉九派财经,虽然母公司员工的得失和加盟商的有所区别,但仅是节奏上的不一致,恒信玺利的消极影响最终还是会传导到加盟商头上。

奢侈品时尚领域专家张培英同样认为,在品牌的运营管理中,破产审查风波对品牌的形象、消费者的好感度将带来极大影响,进而影响客流、营收。她进一步指出,转化为加盟店之后,品牌将无法对产品品控、门店质量等影响品牌发展问题做直接监管,同样会影响品牌未来发展。

【2】金蝉脱壳,加盟商款项汇入新公司

除了抛弃经营多年直营店体系外,新运营公司的成立,也让I Do的现金流逐步恢复。

九派财经了解到,目前I Do在各大区成立新公司负责运营,加盟商需要向运营公司订货、买物料。其中,北京地区的运营公司为北京鸿轩堂品牌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鸿轩堂”)。

秦玟向九派财经出示的微信聊天记录截图显示,2022年10月,恒信玺利营运中心北区总经理李剑锋,曾通过微信群告知加盟商,自2022年10月25日起,授权相关的保证金、加盟费等款项,汇款至账户鸿轩堂。

值得注意的是,九派财经调查发现,鸿轩堂与I Do母公司恒信玺利仍存在着微妙的联系。

企查查显示,鸿轩堂成立于2021年3月,曾于2022年11月16日申请“I Do六合黄金”及“六合黄金”商标,目前仍在注册申请中。值得注意的是,鸿轩堂法定代表人郑如丁,曾担任疑似恒信玺利子公司——北京恒信正鸿经贸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该公司现已注销。

“鸿轩堂的实际负责人叫宁娜。”秦玟则向九派财经提供了一段恒信钻石机构企业微信录屏视频,该视频录制于2022年11月初其离职之前。视频显示,宁娜为恒信玺利营运中心心选事业部员工,但其职务为“鸿轩堂总经理”。

秦玟告诉九派财经,宁娜曾是恒信玺利心选事业部管理层,其调任到鸿轩堂后,心选事业部多数员工都将劳动关系转签鸿轩堂。而企查查显示,宁娜关联的两家企业,其中一家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恒信玺利创始人李厚霖,另一家的法定代表人为恒信玺利总裁办高级经理汪洋。

另据猎云网报道,有I Do员工透露,鸿轩堂目前实际工作人员,就是恒信玺利总部的原工作人员,只是目前换了新办公地点,部分直营门店未闭店前,所有收货款是转给北京鸿轩堂。

对此,2023年1月30日,九派财经联系李剑锋核实上述情况,其表示不方便回复。

“这是玩了一手金蝉脱壳,徒留总部一个空壳子和一堆债务”。秦玟认为,表面上看,从架构到管理层,恒信正鸿作为鸿轩堂与恒信玺利之间唯一的联系,目前已切断。可以确定的是,恒信玺利依靠品牌管理公司金蝉脱壳,目的是为了保住I Do品牌,至于能不能运营赚到钱,还是要看产品等各方面是不是过硬。

另有疑似I Do员工的社交平台上发文称,百家直营门店以及总部员工工资,赔偿款没有下落,并且都不知道联系谁去要。不是说品牌不会倒,是加盟商不能让品牌倒,因为加盟商还知道保护他的员工及资产尽可能的不受损失。而恒信总部摆烂,帮着他传递爱的员工,根本没从他们身上感受到爱。

此前,I Do员工劳动仲裁案开庭,恒信玺利有两名经理级别员工出席,申请仲裁的前员工有数十位。庭上,恒信玺利方表示,目前公司账户被冻结,解冻还需要时间。截至发稿,仲裁结果仍没有出来,但秦玟不抱希望。

她告诉九派财经,仲裁结果出来后恒信玺利可以拒不履行,之后当事人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强制执行要花很长时间。更让她担心的是,2023年1月6日,西藏自治区曲水县人民法院决定对恒信玺利启动预重整程序,如果预重整方案通过,而恒信玺利账户没有足够的金额偿债,不仅是员工,承建商和供应商也拿不到钱。

秦玟的考虑建立在恒信玺利多次失信的基础上。以最近公布的一则装饰装修合同纠纷案为例,2023年1月19日,恒信玺利及其子公司上海恒信伊霖钻石有限公司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执行标的43万余元,失信行为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同日,因确无财产可供执行,法院暂时终结执行程序,案件终本。

(应受访者要求,秦玟为化名。)

九派财经实习记者黄依婷

编辑郭梓昊

【来源:九派新闻】

声明:此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来源错误或者侵犯您的合法权益,您可通过邮箱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及时进行处理。邮箱地址:jpbl@jp.jiupainews.com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